首页 > 教育观察 > 教育视点 > 资讯详细
“海归”成“海待”,留学到底值不值?
来源:人民网-《市场报》 作者: 记者 王立嘉 时间:2006-08-25 阅读:
       留英硕士竞争村委会主任、海归女生成了殡仪馆整容师……翻看近两年的报纸,“海归”变“海待”早已算不上什么新闻了,大多数人一直把原因归结为“海归”们对工作的挑剔。但事实上,越来越多“海待”的出现,凸显了“海归”竞争力下降的现实。据了解,这几年每年出国留学的人员都有十几万,出国越来越容易,有些人还是抱着“出国镀层金”的想法,选择去一些不是很有竞争力的国家或是二三流的学校,几年下来并没学到什么真东西,甚至有极个别人不惜造假,弄假洋文凭骗人。因此,洋文凭含金量的降低,让更多的雇主面对洋文凭时更加理性,近一段时间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把“海归”与“人才”拆分开来。

  低龄留学,留出眼高手低

  “海归“的孩子越来越多,年龄也越来越小。但部分“海归”孩子的前途似乎并不像父母原先送他们出去时设计得那般美好。

  “这出国留学是不是也跟黄花鱼似的论‘拨儿’?”刚刚从首都国际机场回来的石女士略带抱怨地告诉记者。由于8月中旬是国外很多学校开学的时间段,她因此在一周内到首都国际机场送行就多达5次,这些孩子的年纪一个比一个小,最大的不到22岁,最小的才16岁。

  16岁的,是石女士的侄子,去年参加的中考。由于成绩实在不好,一方面父母担心他上普通高中会跟不上进度,一方面又不愿让孩子随便上个职高之类的技术学校。于是,他们咬了咬牙找了家中介把孩子送去了新西兰。“上完高中直接读本科、研究生,回来怎么也算是个高级人才。”石女士转诉了孩子父母的期望。

  然而,这个美好的愿望在达成前要付出的代价并不低廉。到了新西兰,孩子先要过的是语言关,当地语言学校一周课时要2000元人民币左右。根据孩子的英语程度,这笔费用少说也要交半年,而高中学费在6万人民币左右一年;大学视专业不同而定,如果不学医学之类的热门专业,平均差不多8万元人民币;研究生费用略高于大学费用;而生活费,一般一年1万新币左右。如果算上来往机票,一个小留学生从高中读到研究生花费几十万人民币是很正常的事。好在新西兰允许16岁以上的学生每周有20小时的打工时间,视工种的不同而定,每小时能有50至60元人民币的工资收入。但根据“过来人”的经验,如果在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打工,收入与支出相比绝对是杯水车薪。

  巨额的留学费用是很多“海归”在寻找工作时表现得极为挑剔的主要原因。“花了那么多钱学回来,如果只找个每月几千元钱的工作也太不值了。”小艾的回答代表了相当一批“海归”的心情。

  从澳大利亚学成归来的小艾,刚回国时心高气傲,曾给自己订了找工作的“三不”政策:非跨国大企业不去,年薪低于10万元不去,工作地非大城市不去。可结果,回国一年多,除了打过几份以教授口语为主的零工外,竟然没有签下一份长期的工作合同。小艾无奈地发现:“海归”这个原来被挂着光环的字眼现在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

  “现在大多数企业都非常务实,他们要的是马上能进入工作状态的员工。”由于有了多次失败的教训,小艾的姿态已经放低了不少。在最近的一次面试中,用人单位问小艾薪资要求时,他只提了每月4000元,而最后用人单位还是挑选了一个国内重点大学的本科生,认为对方的工作经验更多。小艾的经历在“海归”之中并不鲜见,在北京的海归俱乐部中,类似经历的人一抓一大把。

  从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现在“海归”的身份已经成了小艾等人找工作的拦路虎。一提到“海归”,很多用人单位的第一反应就是“华而不实”,进而退避三舍。他们真正想要的是那些既有国外文凭又有工作经历的“海归”。这些人往往具有极强的专业能力和良好的知识结构,同时具有若干年工作的经验,拥有丰富的人际资源网络。而不少用人单位反映,一些低龄留学归来者,往往多数只有一个“国外知识贵族”的表象,没有实际工作能力,却动不动就嫌工作条件与国外相比有多大的差距……没有几家企事业单位愿意高薪去教授一个学生如何工作。

  学成归国,巨额学费换来“NEET”生活

  由于最初没有充分的准备,许多留学者在“海归”之后并未闪光。他们见过了海那边的风景,却仍然没有学会任何“游泳”的技巧。

  “NEET”是“Notin Education Employmentor Trainning”的英文缩写,中文意思是既没有正式工作,也没有在学校里上学,更没有去接受职业技能培训,必须依靠家人为生的青年人。记者调查发现,现在有相当一批“海归”在父母付出了大量金钱对其进行培养后,却甘心的在家里过起了“NEET”生活。

  能够把孩子送出国门的家庭基本上经济条件都比较优越,刘力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的父亲是山西一位事业有成的商人,每年的纯利润据说在百万元以上。小刘原本留学美国,但因不太适应环境,最后辗转到了新加坡。在新加坡,小刘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现在的妻子,从新加坡回来后,家里人就为他们办了婚事。 

  在家人的鼓励下,夫妻俩结伴去了北京,在亚运村花5万元租了一套房子,然后就开始找工作。但由于他们在新加坡学的是经济管理专业,并且只拿到了本科学历,这种学历在北京找对口的工作并不容易,即使找到,月薪也只有3000元左右。夫妻俩前后找了几份工作,都因受不了紧张的工作节奏和严格的管理制度而辞职。半年之后,两人就扔下房租还没到期的房子回山西了。

  “其实这样的生活也很好。”刘力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和父母一起生活,没有生活上的开销,家里每月给他们一笔固定的零花钱,父亲的公司还给他开一份工资,勉强够日常应酬。每天的生活也比较固定,妻子的日常活动只有3件事,与朋友逛街、上美容院、陪母亲的朋友打牌。而刘力每天下午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网吧打游戏,偶尔去一下父亲的公司。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