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观察 > 教育视点 > 资讯详细
十年不吃不喝 供不起一个大学生
来源:《半月谈》 作者: 周清印 时间:2006-08-13 阅读:
独立调查 一手资料

  地处陕西渭北旱塬的合阳县,是一个拥有44万人口的农业县、贫困县,但同时也拥有一个出了名的别称:“大学生县”。对于祖祖辈辈在这里的农民来说,改变家族命运的主要指望是孩子能考上大学。合阳县每年约有3000名学生升入高校,而80%是农家子弟。


  从1990年开始,党宪宗经营的宾馆旅社每年都要接待高考学生和家长住宿,由此引发了他对供养大学生的长期思考。2003年7月,现任县人民政府招待所总经理、县商会副会长的党宪宗,硬是放下生意,不顾老伴的反对,腾出3个多月时间,在炎炎暑夏走访了合阳县近20个乡镇上百个村庄、百余户人家。

  为摸到第一手资料,党宪宗特地自费购置了照相机、录音机、摄像机。他与每户进行掏心窝子的访谈,历时3个月,花费5万元,300多小时的谈话录音,近100个小时的录像。当年县政协会上,身为政协常委的党宪宗提交了一纸提案,疾呼减轻农民供养大学生之累。当他据此写出的20万字的调研报告在这个贫困县里传阅时,连县上的领导也为之动容、垂泪。

    能借贷的都借遍了

  1991年以来,村民范香叶家3个孩子先后考上大学,最小的儿子目前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读研究生。范香叶说,大女儿那时学费低,家里负担并不重。到了供老二、老三上大学时家里就扛不住了。老三2001年考上大学,第一次就要1.5万元,只好从农村基金会贷了6000元高息贷款,每年利息就要2600元。除了养鸡、羊、牛,范香叶经常深夜跑到山沟里抓蝎子卖钱,常被蝎子蜇不说,有一次她还滚到崖下,摔折了腿。“3个娃娃上大学,家里总共负担了11万元,这几年拼死拼活,还欠人家2.5万元。”

  党宪宗算了笔账:一个大学生一年学费加生活费约1.2万元,4年近5万元;而最近5年,合阳县农民人均纯收入最高1580元。也就是说,一个3口之家的农户不吃、不喝、不穿、不用,辛劳奋斗10年,也未必能支撑一个孩子读4年大学,何况有的农民家庭还要供养两三个。有农户说:“学费重如山,除了天和地以外,能借贷的都借遍了!”

  一起回访坊镇东雷村农户刘赛芳时,记者和党宪宗一样泪水几次夺眶。刘赛芳家有两个孩子,大儿子今年西安理工大学毕业,老二还在西安上大专。为挣学费,刘赛芳的丈夫马振发跑到西安一家单位烧锅炉、打扫卫生,一个月挣500块钱。他累得胃出血,可没有钱也没有时间治疗,今年初病情加重,不到50岁便撒手人寰。

  党宪宗调查的百余户,有11人因孩子的巨额学费而累死、自杀或病逝。据党宪宗调查,工作后的大学生,多的每年给家庭回报1000元,少的三五百元,有的甚至没有一分钱的回报。“真正能回报父母大约要到20年后,而那时父母已经老了,吃不动、喝不动、享受不了了,有的则可能早已不在人间。”党宪宗难掩莫名惆怅。

    企盼“绿色通道”畅通

  稍感欣慰的是,近几年来,大学生和大学生家庭的贫困问题已经得到国家、社会的广泛关注,政府部门出台了奖学金、助学贷款等一系列政策。党宪宗说,希望加快普及这些助学政策,同时治理教育乱收费。

  据悉,今年国家助学贷款已资助240.5万人读大学,去年39万贫困家庭大学新生通过“绿色通道”未交学费直接入学。今年6月,教育部再次发出通知,要求各高校必须对所有新入学的贫困家庭学生开辟“绿色通道”。(《半月谈》2006年第8期)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