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散文随笔 > 资讯详细
琐碎的日子
来源:梅南文学社 作者: 张亚莉 时间:2017-07-27 阅读:

因为惦记蚂蚁森林里种的那棵树,早晨六点多就醒了。卧室的窗帘是两层纱,遮不住光,光透过来撒了小半张床,这个时候已经很明亮了,世界都很明亮了,有些晃眼睛。树的能量还没成熟,于是又闭上眼翻身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再度醒过来已经八点了,先前没成熟的能量被小伙伴偷了些,顿时觉得垂头丧气,想起以前QQ农场还火着的时候大家也是这样,唯恐落了人后,掐分掐点地去收获,比谁手速快,比谁排名前,每次还饶有兴致地寻思着要在下次见面的时候互相调侃。

你说,那些曾经围坐在一起的热闹的人,他们现在都去哪儿了?你说,是不是珍重告别的意义就仅仅是为了赋予生活那所谓的仪式感?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分开时,我们总是那么不舍,“再见”、“下次聚”,类似的话说的那么那么多。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由生到熟,再由熟至生,多少人来了又去,多少人过去给过你你们可以好一辈子的错觉。

告诉我,以前在你失望困顿的时候与你掏心掏肺陪你彻夜长谈的人现在还在不在?告诉我,以前你特别喜欢的东西现在还喜不喜欢?告诉我,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想到这里,我甚至庆幸起你的迟到。

再等等吧,等到我们都成熟点,有稳定的思维、懂规划、会决断、负责任,开始明白自己的心的时候。我们可以互相喜欢四个月,如果四个月后这样的喜欢丝毫未减,我们就在一起吧。书上说,恋人间相互迷恋的期限是四个月,之后便是真的爱上了。我不怕自己会有一段不那么完美的感情的可能性,但我害怕不能等到真正的你,我害怕后悔。

你有没有过突然特别想改变自己的时候?就在前些天,我想要从微博开始,把过去都删光,也算是一种象征意义吧。可是,仅仅六十多条微博,我犹犹豫豫地半天还是没舍得全删掉。虽然它们于我已是过去,于旁人更是代表不了什么,但是就是打从心眼里觉得它们是很难被放弃的。

那些真真实实发生过的我的生活,那些突然蹦出来的后来在脑海里百转千回好久的小句子,删掉的时候那么容易,经历的时候却那么那么地难。前方艰难险阻,荆棘丛生,重头开始实在是太难了,可我还是希望自己做事能果断一点。

我常会想很多怪问题,比如我为什么是我?我为什么不是别人?我为什么不能足够清晰地感受到别人的感觉?我也知道,这些问题都实在太傻了,科学解释得那么明了,是由DNA啊、大脑中枢之类的控制的,可是我还是会忍不住地去想,反反复复地想,又反反复复地推翻。

很多次我从黄昏走到了黑夜,直到周围空无一人的时候,就将脑袋里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一件件地拎出来,想着想着突然就蒙了,于是只好停下来数星星,一颗,两颗,三颗,一般我都很难再找到第四颗。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年开始,天上的星星几乎都看不到了。

平日里跟友人呆在一起,对于那些神灵、精怪什么的,我嘴上是从来不说“信”的,但到底而言,心里却也是敬畏的。

你说,在人熟睡的时候,你儿时的玩具车、我的毛绒玩具、窗台上的那些花儿,会不会有它们细微的动静呢?你说,我们的那些逝去的亲人们到最后都成为了什么呢?你说,在你毫无察觉的时候,前世爱人的灵魂会不会不发一言地穿过层层叠叠的山、波澜壮阔的海,奔赴而来只为看你一眼,给你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这样的一些,想想都觉得很浪漫。

我真的已经是个不折不扣地老女孩了。

看过去的照片,那时候的我大概七八岁吧,一只手撑着下巴,头发刚洗过披在肩上,前面用一个黑色的发卡松松地固定着,目光悠远地望向窗外,很深沉的样子。

以前那些除了剪刀手就是剪刀手的摆拍里,这张照片委实特别,不知道那张照片是谁抓拍的,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年纪尚小的时候,弄丢五毛钱、比别的小朋友少得一朵小红花就好像是天塌下来了似的。

最近开始钟爱粉色,换了手机新壁纸,主色调都是粉色,锁屏是和猫一起看向窗外的美少女战士,主屏幕是一直喜欢的蜡笔小新。过去我老会觉得粉色太嫩了,是小女孩喜欢的颜色,长大了就该喜欢蓝色、黑色这样子的,比较酷一点。

小的时候盼着长大,故作老成,可是正当真的长大了,又突然想永远当个爱撒娇的小姑娘也没有什么不好。长大了经常会就觉得活着辛苦,说不出的滋味,有时候是因为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导致的整天整夜的情绪都是丧丧的,有时候是看身边的人来去匆匆心也跟着他们累了。

小时候克服一个小困难就被大家夸得俨然是个战胜恶龙拯救人类的大英雄,现在哪怕是战胜再难再难的事,也再找不到从前那般的愉悦感了。毕竟,即便是你做的再好,也会有人比你更好。

是的,我们用来装满足感的匣子越来越大,于是也越来越显得空。

不知道你玩不玩游戏,我经常会觉得游戏浪费时间,但还是会在另外的地方把它浪费掉,睡觉浪费时间,看电影浪费时间,发呆也浪费时间,可是,它们却也都是我们生活里不可缺少的成分。

有时候也会觉得,能把游戏玩得好的女生其实都好棒的,我想,如果真的玩起来,我那反应慢的脑子肯定是不够用的。所以,还是不要玩了,这样还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告诉旁人自己不玩游戏,也好掩盖掉那些我潜藏在骨子里的不自信与心虚。

今天看了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是16年的电影,整部影片非常平平坦坦地看下来,唯一记得深的是刘轩对姗姗说:“你不就是穿衣服low一点,吃饭吧唧嘴,走路很难看,唱歌巨难听吗?那又怎样,我喜欢。”

你看,喜欢,好像从来都是不需要理由的。可是你又喜欢我什么呢?我还是想问这个蠢问题。我是那么平凡普通的女孩子,做事情都是特别中规中矩的,被扔在大街上的人群里你肯定都不会注意到,可我也仍然相信并保有爱与被爱的能力。

我总是注视黄昏,每次把自己搞得难过不已,每每偷偷抹眼泪的时候就会想如果你在我身边就好了,我可以拉你的手,或者靠在你肩上,想着你大概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就又给自己打打气告诉自己要坚强,才好用不那么难看的状态迎接你。

今天做摘抄时找到这样一个句子,“我羡慕那些和你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人 可以和你擦肩而过 乘坐同一辆地铁 走同一条路 看同一处风景 他们甚至还可能在汹涌的人潮中不小心踩了你一脚说对不起 再听你温柔道没关系 他们那么幸运 而我只能从心里对你说 我想你 ”。看起来,这些也都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张小娴在《悬浮在空中的吻》中这样描写爱情:“爱人就像是吃饭和睡觉那样,是一种需要。因为爱你,我更自爱,因为爱你,我知道我存在。因为爱你,我在成长。因为爱你,我对痛苦和快乐都有了深刻的感受。因为爱你,我才知道人生有许多无法满足的事。”

爱人的时候我们大概真的会变得更温柔,对全世界都无比温柔,也易于感动,像水波盈盈,情绪大多是可以感染的。

最后还想告诉你,这封信我从白天写到夜里,感冒还没好,闭着眼睛瘫在沙发上,刚给放了药粉的杯子倒上热水,还要等药凉。很热,却不敢开空调,只能热着。生病的时候也不太想说话,脾气也不好,鼻塞,懒得动,身体像一尾搁浅在岸边逐渐干涸的鱼,闭着眼睛强迫自己睡的时候觉得好像要死掉了。

“听人说高温还要持续一周。你一定别生病啊。”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本新闻网已获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互联网教育信息服务、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维:中南网络传媒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