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散文随笔 > 资讯详细
一场叫做家的旅行
来源:中南在线 作者: 方程辉 时间:2017-07-21 阅读:

   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亦不知要回到哪里,在茫茫人海中不知疲倦地走着,正如日月交替,江水东逝。直到一天,有人对我说,该起床了。我才意识到我一直在家中,从未离开,从未。

   动车外,树影不舍地松开了扒在窗台上的枯手,像流星一般消失在无尽的车尾,哀嚎被喧闹的车轮碾得粉碎。趴在窗台上的小人贴着玻璃仍然看不清小小山丘后面的火车轨道,轰隆隆,眼前被漆黑所淹没,小人略显失望地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拥挤的世界,无语的世界——他随手点亮了一块屏幕,只见上面的时间又跳过了一分钟。黑暗中,摇头晃脑的小人听着从耳机中传出的咿咿呀呀,仿佛梦魇住进了他的脑子,但小人一点都不害怕,在漫无目的的航向中,思维已经麻木,正如戈壁上的胡杨树,凭的只是一个所以而活着。

   黑夜骤逝,白日如昔。小人迷茫地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苍穹,云还是那片云。他不由自主地再一次贴到了玻璃上,然而前面还是群山连岫呐。复行数十步的开阔却是一个更大的牢笼,被关在里面的人儿妄做着老死不相往来的美梦,寄托在一代又一代的荫蔽中,不愿自拔,像是一棵佝偻的树种注定了卑躬屈膝的一生。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小人吹了吹一尘不染的玻璃,哼唧一声,在惬意的呻吟中瘫倒在座椅上,望着漆黑一团的车顶数着星星。

   动车爬过一座座的山峰,放眼看去,重峦叠嶂。我疯狂的思念着远方的家,殊不知自己从未踏出过家门一次,远离的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无知的我们厌倦、背离温暖的庇护,我曾独自踏上寻找自由的旅行,看似轻松、无拘束的作为,却已经在刚开始就沦落为父母的襁褓之婴。正如二春燕回巢,落叶归根,你的旅行只是在家中深深地睡了一觉,梦中的你不知道,梦外的人儿急急地盼着你醒啊。

   不要用理由搪塞,不要用年轻放肆,不要认为理所当然。你所谓的远行,只不过是进入了自己设好的圈套,在梦中的牢笼内汲汲地追寻自由,而我们都是自己心井的青蛙,占据着自己的黄粱美梦。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本新闻网已获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互联网教育信息服务、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维:中南网络传媒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