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散文随笔 > 资讯详细
常回家看看
来源:中南在线 作者: 陈满 时间:2017-04-23 阅读:

信息工程学院 陈满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回家了,记得上一次还是过年的时候,那时候妈妈身体不好,一直在吃药。清明节的时候舍友都没有回家,我也就以这个当借口没有回家,然而我的家比他们都近,我却觉得坐车有些麻烦。但是今天上午思修课上一位同学的课前演讲让我感触很深,他的主题是“常回家看看”。

我们思修老师从刚开课就一直坚持着进行一件事情,那就是每一节课的开始都会有一位学生在讲台上自由演讲主题不限。演讲一开始都是和以前同学一样客套的开始,但是随着演讲的进行我逐渐被他的内容所吸引。“我以前一直不明白过年的时候姐姐就算是再忙在上班的时候都会往家里赶,也许今天晚上回来,明天早上就要赶早起来坐车去上中班,过年这几天就一直重复着这样的来回。我有问过姐姐,那么忙不用天天往家里赶的,可是姐姐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给了我一个微笑。对了,忘记提一句,我姐姐在我六年级的时候就和我们分开了,因为爸爸工作需要被调离武汉去外地工作姐姐这个时候要上职校,所以,她一个人在武汉留了8

我突然就流泪了因为我想到了我自己的姐姐,也是几年了独自一个人在外面打拼,没有父母在身边,一个女孩子在陌生的城市里需要忍受多少艰辛啊!在自己最难过最不得意之时没有一个温暖的避风港所有的苦都只能自己默默忍着。想起小时候跟姐姐抢电视机遥控我抢不过她就踩在她的背上用力地跳起来再踩下去(当时是在床上)然后用拳头打她,现在回想起来满满的都是愧疚感。

小时候上学前班时,家里离学校有几公里的路,我每次中午放学回家都不想走,每次都是姐姐背着我一步一步走回家,姐姐那时候才上四年级,身体也很瘦弱,但却每次都会把我背回家。本来半个小时的路程每次都是一个半小时甚至更多才能到家,此时别人都已经吃完饭去上课了而我们才到家。

“清明节的时候我非常想回家去给家里的爷爷奶奶上柱香,可是家里实在隔得太远而不能够如愿。就在清明节的前一天晚上,妈妈来电话了,尽管她掩饰得很好但我还是听出妈妈疲惫和虚弱的声音,我心想妈妈身体又差了些。可是在跟我讲电话的这半个小时里她没有一刻停止对我的关心与嘱咐,也许是我离家太长时间太久没有听妈妈讲话亦或者是我真的长大了些吧,对于妈妈这天晚上的‘唠叨’我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一直到爸爸喊妈妈睡觉时才结束通话。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自从上了大学以后我整个人就变了,变得喜欢跟家里人聊天了,原来那个桀骜不驯的我竟变得乖张起来,也许是我离家太远了吧!人终究是会成长这话真不假,但是越长大就会越显得孤独。为什么会孤独也许是你入世了吧,接触到了原来就知道的现实社会但是实在没有想到是这么现实,所以或多或少的孤独油然而生。此时的我们才真正明白家的意义才懂得爸妈的温暖,我们真的是长大了啊!”

我突然就流泪了我的奶奶走的早,记忆中没有很深的印象,但是对于爷爷的这份感情是极其深厚的。小时候的我特别能惹事也特别调皮,爸爸动不动就打我而每次都是爷爷保护我。夏天的时候,跟爷爷一起躺在竹床上,爷爷摇着扇子为我扇风给我驱赶蚊子同时还会给我讲六七十年代的故事。直到一年级的时候我随爸妈一起到大城市去,每次惹事被爸爸胖揍一顿的时候我都会想起爷爷。很不幸的是,高三的时候爷爷去世了。

20151028日下午,那个时候中午放学我在学校外面租的房子里休息。突然电话响了,爸爸跟我说爷爷快不行了,我沉默了许久说,我明天早上就回去。第二天,回到家我就往爷爷的房间去,坐在床头拉起爷爷的手,冰凉,冷彻心扉的凉。我望着爷爷的眼睛,爷爷也望着我,倒是我从他的眼睛了看到了茫然,我知道爷爷可能不记得我是谁了,只是本能的血脉联系,但是我分明看到了爷爷眼角的泪水。1031日下午六点,在全家十五个人的注视下爷爷停止了呼吸,我没有哭出来,但是我的姐姐嚎啕大哭。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多年离家而使我对于这份感情疏远了,还是我变得冷漠了,但是我心里特别难受。

还在我脑海中回忆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唱歌“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帮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原来是演讲的这位同学最后结束时唱这首歌,好多同学都哭了,我当然也不例外。想想过年时妈妈的白头发和爸爸渐渐佝偻的肩膀,我发现我只能说一个最无力的“对不起!”

所以多回家看看吧,不要想着我们现在正年轻要为自己的未来奋斗,什么时候都可以奋斗,这并不与陪家里人而产生冲突。多回家看看吧,现在我们还是在读书都觉得自己忙的话那等到自己上班以后不是更没有时间了?其实我们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忙,也没有那么多借口,想做的事就要去做,至少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本新闻网已获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互联网教育信息服务、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维:中南网络传媒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