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散文随笔 > 资讯详细
愿你一夜无梦好眠
来源:梅南文学社 作者: 张亚莉 时间:2017-04-18 阅读:

文法与外语学院 张亚莉

最近常常做梦,乱七八糟的,有的记得,有的不记得。我常常纠结于它们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大概是因为平日里大大咧咧没心没肺惯了,一直以来我其实是个鲜少做梦的人。

现在武汉的天气已将转好了,每天天亮得早,有时候突然梦醒在朦胧间看见眼前的白光,总会有一种自己在家里的错觉。但很快,我又会在潜意识里不得不去直面头顶四方的薄荷绿帘子和身下窄窄的床铺,然后才会有点难过地接受自己身在远乡的事实,后知后觉地觉着孤独起来。

是的,那一刻,那样一瞬间的空白感来得铺天盖,那是仿佛能将我淹没的孤独,我从来没有过像那一刻这么想家的。

对于以前有过的各式各样的经历,我真真不是个记性很好的人。很多东西当时没在意也就忘记了,但我心底一直存着一帧很清晰的记忆。

那时候我大概是四五岁的样子吧,中午跟我妈一起躺在床上,我妈看电视,我午睡。有些神乎的是,那几天我连续地做着同一个梦——一个西瓜怪兽追我,我很害怕,但怎么也跑不动,我大喊大叫,四周无人,阒然无声。

哪怕是长到20岁的现在,我再想起那个梦,心底都还会涌出很深很深的、莫名的绝望。没有什么回音,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

小时候,因为怕我着凉,我睡觉的时候总是枕着妈妈的胳膊的。也应该是靠的近的缘故,我妈总能很及时地发现我在睡眠中的不对劲,然后及时地把我推醒,她会温柔地问我怎么啦,是不是又做噩梦啦,她轻轻地拍我的背,身上溢着淡淡的奶香味,我的妈妈,她拥有让人感觉很安全而舒服的超能力。

梦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很多解梦者亦真亦幻的解释更是给它蒙上了特别神秘的面纱。

跟庆庆聊天,说起我最近常做梦的这个事儿,她很认真地告诉我,‘做梦是因为小仙女每天都很忙碌,然后很累,累就做梦了’。 

其实庆庆最近也常有梦,比如遇见大蛇、比如侵华战争日本人追杀她、比如梦见阿弥陀佛在天空上面给她抛下一个莲花来、还比如她闭上眼睛就能飘到天上去,睁开眼睛又掉下来。用她自己的话形容,她甚至还有做过“块块梦”、“条条梦”,在梦里,整个人陷入块状、条状的漩涡里,庆庆的奇思妙想全在梦里面了。

“做梦才不好呢,第二天起床会容易犯困的”,我对庆庆说。

倘若是好梦也就罢了,兴许能带来一天的好心情,但往往,梦是会让人哭的。

在我的印象里,奶奶去世半年多时我就曾梦见过她,她拉我的手与我一起奔跑,跟我说很多我不知道的她的事儿,后来跑着跑着她就离我越来越远了,身影越来越小,直到完全看不见了。那一刻,连在梦里,我都知道她已经过世了,我不停地哭,心疼得发颤,半夜醒过来连枕头都浸湿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春天真是个很别扭的季节,在我身边,好几对的以前很相爱的情侣都宣告了分手。张爱玲说:“说好永远的,不知怎么就散了。”

前几天上网,偶然看见一句话,并深深地被触动到了,“有的异性,不适合当伴侣,但又舍不得给别人”。看完那句话,当天晚上我就做梦了,关于我的前任。

事实上,我跟前任算是和平分手,感情这东西啊,相处久了,磨着磨着就淡了。在梦里,他有了新的女朋友。记得当时分手的时候,我跟他说,“你以后要是恋爱了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参考啊,挑女朋友呢,好不好看没那么重要,但一定要善良。”他说:“好。”

说起来也挺可笑的,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好像都从没有梦见过他,现在分手这么长时间了倒是梦见了。而这一梦,也让我想起很多过去跟他在一起时发生的事儿。像以前过马路的时候,他总走我左边,刚开始我以为只是偶然,后来一次他走我右边了,又硬是让我调过去,我问他干嘛,他说,“靠里面安全一点”;像有一回我一连几次都拒绝跟他出去逛逛,他生气,具体的话我现在已经记不得了,反正意思是模仿我推脱的理由,他说,“夏天太热,秋天虫子多,冬天太冷了”;还有他在学习的时候,用代码敲出指令发给我,代码得出的结论是“爱我”......

写到这儿,就用我的一首小诗作为结尾吧。月亮又出来了/天黑得深/晚上不太想说话/不想思考有深度的问题/要简单一点/洗个发烫的热水澡/理好乱乱的头发/躺着/听喜欢的歌泡一杯牛奶/祈祷一夜无梦/假设自己是个橘子或者鸭梨/即便焦虑也不再很任性地滚来滚去了/我特别希望我是很甜的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本新闻网已获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互联网教育信息服务、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维:中南网络传媒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