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散文随笔 > 资讯详细
等待
来源:梅南文学社 作者: 梁云艳 时间:2015-12-08 阅读:

等待

商学院  梁云艳

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感觉,正在经历的事情或我看到的景象,仿佛以前也经历过。就算第一次在某个时刻出现在某个地方,也会有种似曾相识,久别重逢的熟悉感。

一个人,伴着冷风,呆呆的站在偏僻的羊肠长小道,听着枯叶飘飘然落下轻轻的发出:“——的细响。恍惚间觉得早已出现过一个我,走过相同的路看到过相同的叶落,而今天的你出现在这里,更像是来应约,这里有风等你,树等你,叶等你。

校园的冬天和北方一样冷,慢慢走着,看三三两两的人从身边路过,有手牵手的情侣,有臂挽臂的姐妹,还有一个抱着书长发飘飘的女孩。风吹的很大,袭起了我的长刘海,想起不知在哪看到过的一句话:“请对路过的小花微笑,她等在原处只为你来时开放。回头望望我的路人,小情侣的背影已消失在拐角处,心里默默送上祝福,愿岁月静好,相携到老。那对姐妹花还在一前一后的打闹,笑声在楼前不断放大。真心羡慕,在新的环境遇到相交甚欢的知己真好。擦肩而过的那个女孩不小心将书掉下,风扬起她的飘逸的长发,她慌忙蹲下轻拍尘土,拾起那本《最美散文集》,好喜欢这样温情的女子,内秀静美,文雅如斯。

风一直刮,来了几滴雨,身后脚步变得越来越轻,天气很冷,心却随周围的景开阔起来。雨天的图书馆略显冷清,书海中选择一本书就像茫茫人海选定一生的爱人,所以我喜欢闭着眼睛选,挣开眼惊喜遇到,是缘分也是约定。手捧一本好书,就是你和她的遇见,你等她出现,她等你归来。

生命中所有的出现都经历了漫长的等待。翠翠还在渡船上等岳云的归来,陆游还在陆园等伉俪情深的唐婉,赵一荻苦等张学良终于作了他的白发新娘。时间没有等我,是你忘了带我走,左手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请不要冷漠过客,辜负等待。

王菲在《单行道》上唱道:“我们都是单行道上的跳蚤,我们都漫无目的地寻找,没人相信其实不用找。宝玉遇到林妹妹,紫霞遇到至尊宝,都是上世约定,今生等待。美好,终需等待,成功如此,梦想如此,幸福亦如此。

风来,我在风中等你;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每一份遇见都饱含等待,所以请相信爱,相信你等的,等你的都在来的路上,与你同期而至!(完)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本新闻网已获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互联网教育信息服务、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维:中南网络传媒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