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散文随笔 > 资讯详细
学会温柔
来源:梅南文学社 作者: 郑海洋 时间:2015-12-08 阅读:
学会温柔

城建学院  郑海洋

    今天天气还不错,没有刮风下雨。早上决定去操场跑几圈。跑完之后觉得精神很好。我信步走到离自己宿舍较近的食堂吃早餐。在经过男生宿舍的时候,看到有两盆花躺在地上。盛花的花盆已经破败不堪,花盆里的土溅得四处都是。

我约莫地看了一眼,心里觉得有些惋惜,心想大概它的主人认为它已经没救了。我走近一看,心中一喜——虽然金灿菊的花枝已经折断了,花也残败了,但根没断。本想将它带回宿舍,转念一想,这是别人的花,或许它的主人还没发现它,又或者因为有课没时间顾及到它.......

我怀着惋惜之情离它而去。当我再次经过那条路时,它依然孤零零地躺在那里。去上课的人群匆匆而过,似乎没有一个人意识到路边躺着两株将要凋零破灭的花。心中的惋惜之情煎熬着我,我飞快地跑到宿舍,拿来花盆,丝毫没有顾忌过往的人异样的眼光。我用手扒了些红土填在花盆里。那花盆里养的那株花在暑假枯死后,因为一直没舍得扔掉保存了下来。

暑假回家时,忘了把那盆冷水花移到暗处。两个月回来时,我发现室友的花还活着,而它已经枯萎了。自此,每每看到那个花盆,心中总有些自责。所幸的是,今天捡的花里面就有一株是冷水花。

把它们带回宿舍之后,洗了洗沾满黏土的手。给它们浇水的时候,心里一直希望它们能熬过这个严冬。

想起今天早上的举动和感受,觉得自己变温柔了许多。小时候很喜欢养花,在我家二楼的偏房上,我用红砖堆砌了一块苗圃。孩提时代里面总是种满了各种花,有金灿菊、水仙、鸡冠花、蝴蝶花,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那时候不爱读书,每天有很多时间去侍弄它们。母亲总爱笑我一个男孩子养什么花呢?。我不知怎么去回答她的提问,每当她重复这个问句的时候我只是保持沉默。所幸的是母亲从未阻止我养花。

花依旧是那样美,只是越来越少了。从小学到初中,我待在家里的时间陡然少了许多。那些娇嫩的花因为无人浇水竞相枯萎。到我上高中的时候,回家更少了,那一块苗圃成了母亲一洼小小的菜地。虽然里面种满了葱呀,蒜呀,小白菜呀,看上去也是绿油油的,但是我却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我已经有好些年没有想过侍弄我的苗圃了。

思绪被带回遥远的时光里,我才慢慢想起自己有多久没有真正养过花了,也才记起自己曾经有多么爱养花。在青春的路上匆匆来过,发觉自己越来越忙碌,越来越急切,更重要的是自己越来越生硬冷漠。父亲很少回家,我和他就像火山与沸水,我们的矛盾从未消失过。我和他吵架的次数几乎与他回家的次数差不多。我从未温柔地对待过他。母亲也说我变了很多。母亲常说我小时候虽然调皮,却没有像现在这般冷漠。的确,我回家的次数很少,即便是回家我和母亲待在一块儿的时间也很少。母亲会忙碌一天给我做吃的(这差不多成了我回家的一种仪式),而我总是喜欢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或者睡觉。我总是喜欢沉浸在这种宁静和孤独感觉之中,从未想过自己陪他们的时间太少。我在和老师同学相处时也常常是针锋相对。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变得强势、冷漠。最近也常常想起薇薇给我的留言:听说,如果你越来越冷漠,你以为你成长了,但其实没有,长大应该是变得温柔,对全世界都温柔。很多时候不得不承认,真理总是那些简单的人人总结出来的。

是啊!长大不是变得冷漠、强势、自私自利,而是懂得温柔待人。为什么能对一盆花温柔,对有血有肉的人就不行呢?我感谢我生命中出现的的那些让我学会温柔,学会如何去爱的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本新闻网已获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互联网教育信息服务、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维:中南网络传媒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