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资讯详细
故乡的舟
来源:中南在线 作者: 编辑:陈宇飞 时间:2021-04-05 阅读:

汉语言2003 徐可依

偶读朱自清先生的散文,中有一篇,先生谈到,秦淮河里的船,比北京万生园,颐和园的船好,比西湖的船好,比扬州瘦西湖的船也好。这几处的船不是觉着笨,就是觉着简陋,局促;都不能引起乘客们的情韵,如秦淮河的船一样。

好奇之下,我上网搜索了图片。所显的,却很少有朱自清先生口中那种充满情韵的船,所见的,大多是挂着现代LED灯,装饰的五彩斑斓的船。心中除了惋惜,还有一声哀叹。

我小时并非未坐过船,那时我还是念小学的样子,坐的不算船,却是一条石舟。石舟刻的很好,尖头尖尾,中间留出三个小槽,人可以坐在槽底或槽沿。舟头装了铁环,系着绳子,绳子另一头沾着水,蜷缩在舟头。父亲一脚踩上去,另一只脚拉出与肩同宽的距离,他那严肃的神情与深刻的五官,倒像是除了这石雕的小舟之外的另一座石雕。

我左摇右摆的上了舟,窝在一个小槽中,吃惊又赞叹的感受水流从自己身下流去的细微,那感觉仿佛不是感觉,全来自于想象。我伸手拂了拂那绿水,捧起的是一掬阴凉。天光水影,偶有小鱼摆尾来去,水中藻荇交错,却仿佛与天上流云同根同生。我收回手,新奇的触摸这艘石舟,粗糙的石头打磨着我的皮肤,我使劲儿锤了石舟一拳,倒把自己痛的不轻。我疑这看似笨头笨脑的石舟能否划动,身后父亲扯着嗓子:“坐稳,走啦!”

篙子在父亲手中被深深的插在水中,抽出来,灵活的换个方向,再度深下去。石舟竟然灵巧极了,像一只听牧羊人话的小羊羔,顺从的随着父亲的篙子,一箭滑了出去。

我咯咯笑,跨出小槽,趴在舟头处。看着石舟在平静的水面荡漾出一圈圈的波纹,我忍不住伸手前去逗弄,入水,我的手指和石舟一样,也成了扰乱水面平静的凶手了。水波从我的五指穿插过去,凉凉的,滑滑的。我想脱了鞋袜入水,却被父亲呵斥着缩了回去。

翻过身来,我躺在石舟上,眼睛瞧着天。那时的天空,颜色正好,湛蓝色,一望无边。白色的流云时而遮住天空,时而风吹云散。偶过的飞鸟,是天空常有的旅客。我闭眼,贪婪的嗅着鼻尖阳光的味道,浑身都软了一般,指尖发酥。

躺在舟上,我无端觉得自己是一片浮萍,只管漂游在这无人的水域,哪管自己要往哪儿去。躺着不知多久,我以为我将要睡着,却被父亲轻轻叫醒,父亲笑:“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哪儿有坐船睡着的。”

我也笑:“在船上睡,比在床上睡好。”

时光匆匆流去,我仔细想想,在第一次坐过那石舟之后,我竟没有第二次坐船的机会。那石舟依旧系在岸边么?不,待我再去时,舟没了,鱼塘小了,我的鼻尖再也嗅不出太阳光的气味儿。我能怎么办呢?不过也是心中惋惜和一声哀叹。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鄂ICP备11008201号-4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