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资讯详细
人类的酷刑足以写成一部简史
来源:中南在线 作者: 编辑:陈宇飞 时间:2021-03-21 阅读:

汉语言2003 徐可依

酷刑一词使用得如此频繁与不恰当,使得我们在开篇之前,有必要准确地定义其含义。在第十三版地《不列颠百科全书》中是这样解释酷刑的:酷刑(Torture),源于拉丁语‘torquere’(扭曲之意),是对变态的才智所设计的造成疼痛的众多方式的一种统称,尤其指被古代和现代的欧洲文明国家的法律所采用的。“

按照这种观点,酷刑常常适用于以下两个目的。一个是定罪前或定罪后,从证人或者被告哪里获取证据的一种方式;一个是惩罚的一部分。然而在十八世纪乃至十九世纪以前,无论是哪种目的,酷刑的发明总是会倾向于给受刑者带来极度的肉体或精神痛苦。关于这一点,罗马人的创造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罗马,工兵经常使用的很多筑路和工程的器械同样可以用于酷刑。其中,借助于滑轮,可以把人吊到高处,接着使人猛然坠地。若罪行严重,罪犯会被反复吊、摔,直到血肉模糊、筋骨尽断为止。另外,滑轮还可以成为临时的拉支架,能把人的四肢拉扯至脱臼。

除此之外,罗马人也乐意将人绑在一个木轮上,随即将人从山顶推下去,让轮子将受刑者的骨头碾碎。另外,将轮子安在一根轴上,置于一个火炕上方,不断转动轴,将人活活烧死。

然而这些不过是众多酷刑之中几种稍微简单的酷刑。在罗马皇帝提比略(公园14年~37年)在位的时候,罗马的酷刑再度翻新,其残忍程度被这位性格多疑、行为乖张的皇帝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甚至在晚年,提比略隐居在卡普里岛的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了折磨犯人(受害者大部分是他的政敌,至少是他所认为的敌人)上。而这种折磨政敌的方法在后世被反复使用,特别是希特勒对此很是青睐。

在罗马帝国崩溃之后,权利中心移至君士坦丁堡。西欧处于日耳曼部落中的哥特人和汪达尔人的支配下。可能普通人会认为这里的刑罚比之罗马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事实上,这里的刑罚比之罗马要更为进步。在日耳曼人的眼里,只有逃兵、怯战者、勾结敌国者以及同性恋者罪以致死,其他的,比如抢劫、盗窃、杀人则处以罚款。甚至在汪达尔人国王阿拉里克洗劫罗马之后,还宣布禁止伤害在教堂寻求帮助的罗马人。

甚至在许多时候,教会规定,当案情未明的时候,只能借助上帝之手来实施惩罚,这样就避免了执法中可能出现的错误。在865年,教皇尼古拉斯一世还写信给巴尔干人的统治者,信中表明通过长期逼供而得到的证词并不可惜。结合历史,这一说法在当时算得上开明。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同样开明的思想,在中世纪的欧洲,刑罚往往缺乏它们应该有的理智。比如在英格兰和高卢(Gaul,即现在的法国),罪犯、奴隶、战俘将用来献祭。私人争端以及诉讼审理采用决斗法裁决(被告与原告进行一对一的对决),甚至在那个教会盛行的时期,还流行着“神判法”,即在罪犯身上绑石头并扔入河中、让罪犯伸手下油锅等等,如若罪犯安然无恙,那么就可判为无罪。然而这种裁决方法的结果往往显而易见。

随着历史的推进,英格兰北部被维京人攻陷。相较于英格兰的酷刑,维京人似乎更偏向于血淋淋的酷刑方式。比如当时维京人在征服一个地方之后,对于任何敢违抗维京人法律的行为进行公开施行酷刑,并将其中一种酷刑取名为血鹰,即用利斧劈开受刑者的背部,然后从伤口处将他的整个肺部掏出来,使得受刑者背后好似长了一双血淋淋的翅膀。

其实并不是没有帝王宽厚仁慈。七世纪的肯特国王埃塞伯特一世就曾致力于法典,以促使法律公正。和现代人的做法一样,埃塞伯特更倾向于用一系列罚款代替对于肉体的处罚,偶尔使用公开羞辱的方法。虽然这也是因为在抵抗维京人的战场上需要大量男人,但这些法律的出现也象征着刑罚朝文明的方向更进了一步。

而随着901年西撒克逊国王阿尔弗雷德大帝的去世,刑罚制度走向宽容的趋势逐渐开始逆转。在那个无法无天、暗无天日的时代,普通民众坚持要求罪犯必须受到公开严厉的处罚,为他们的犯罪行为付出彻底的代价。死刑在这一时期也出现了更为奇特的方式:将犯人扔下悬崖或用乱石砸死、被溺死。同时,巫术害人也站上了刑罚历史的舞台。

如果说中国人害怕巫蛊之术,那么外国人就对女巫等魔法避之不及,乃至到了宁愿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地步。其中很著名的一个案例就是在1692年春天,两个少女声称受到巫术影响而导致她们头脑不清、行动不便。而这两名少女的八个伙伴也出现同样情况,恰巧其中一名少女的父母来头不小,于是这件事在当时掀起轩然大波。随之出现的就是所谓指认女巫的证人,不少人被指控入狱。

其中,历史上著名的猎巫者威廉·斯托顿对这些被指控的可怜人用刑。这些所谓的猎巫者常常用一根极细的针刺入被指控者的皮肤,被指控者既感到疼痛,表面却又找不到任何伤口(在猎物手则上,用刑而没有出现伤口的人就是巫术使用者)。猎物者每抓出一个女巫,就可以得到几十美元,或者几百美元的报酬,在那个无法无天的时代,一些良心泯灭者由此赚得盆满钵满。

虽然在几十年以后,这些女孩坦言自己当时是在撒谎,但是被当成女巫用刑甚至死亡的人,依旧永远长眠在了地下,无人翻案。

从人类进程上看,刑罚的产生与发展与文明的产生与发展是相伴相随的。刑罚的简史在未来也许会再度添笔,想必届时文明也不会缺席吧。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鄂ICP备11008201号-4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