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资讯详细
回家
来源:中南在线 作者: 编辑:陈思逸 时间:2019-05-24 阅读:

大通社记者 陈思逸

一晃眼,大学就要过完了,还依稀记得来学校前在家收拾行李,妈妈一边收拾一边笑话说,你可别再打电话让我给你接回去了啊……我想着,这怎么可能呢!

是真的没有。看别人刚来学校时,每天都给家里打电话,想家想的哭哭啼啼,逢周末就回家,我都安安静静的,不出声。妈妈发消息,发的频繁,又都是些日常琐碎的话,我忙起来常忘记了回,妈妈佯装生气,打来电话说,我们家小姑娘呀,翅膀硬了,出了门就不要爸爸妈妈了。我有时回一个表情包,撒一个娇,这话题就这么过去了,其实我那么要强的一个人,总觉得说想回家,是落荒而逃。

在家的时候是什么节日都不在意的,从不按习俗来,一家人聚一起,随意吃顿饭,这节算是过的圆满了。离开家了,什么节都过的小心翼翼,多麻烦都要找元宵水饺月饼来吃,假装提醒着,看,我也没有在一个人过节嘛。

其实说不想家是假的,不敢说想家是真。

武汉的冬天,冷得吓人,大一的时候刚来还得上早自习,常冻醒了就坐床上抽泣。后来别人见了,惊讶的问我,你怎么还盖这么薄的被子呀?在家是不知这些的,一年四季活蹦乱跳,连穿什么衣服都不操心,上了大学,热了冷了就一夜间病怏怏,一个人在医院里数着点滴。

在那些很冷的早晨里,在上课路上草丛里遇见了学校里躲风的小黑猫,就去小卖铺里,买瓶热牛奶,我和它一人一半。偶有些幸运日子,能收到半个月前友人来信的,就拿出平日里用不到的仪式感,关上门坐在桌子前,抱着热水暖暖的看。开始变得特别不知足也特别容易满足,天黑下来的时候,总想起小时候妈妈给我打的那件白毛衣,在每天晚上睡前,想喝热牛奶,想吃蛋炒饭。想要一句晚安,想要一个拥抱。想要一把雨伞,想要今天晚上有月亮。

然后心情重又好了起来,和世界妥协。生活总归磨出了我一副好脾气,爹妈没给的,日子给了,也是好事。

后来大二了,就没有早晚自习了,却有些怀念那些早起的日子,没有早自习的时候,永远都是匆匆忙忙的赶去上课,水都来不及拿,更别说吃早餐了。晚上没有课的时候,心情好或者不好的时候就去操场散步,在灯火依稀的湖边,和好友打打闹闹,与下自习的学弟学妹撞了个满怀,日子在无忧无虑的闲逛中悄无声息的过着,偶尔还夹杂的淡淡的忧伤。

这些平淡无奇的生活,禁锢着我,却又充实着我,看似每天按部就班的上下课,却也知道该干什么。

大三了,基本都结课了,找工作的同学每天忙里忙外,实习面试,而我却还没想好方向。外面的世界在诱惑着我出去,家里的一切在提醒着我返程,往返之间,我长大了。以前多么想回家,要走的时候却迟疑了。

最终拗不过现实,参加各种体制考试,决定考回家,找了一份稳定工作。

有时候又想,什么诗与远方呢,也许此处与彼处,这里与那里,并无太大差别。

是的,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但至少,想到在选择自己人生道路这件事上,不曾被一种洪流卷走,又觉得庆幸。迷茫时常念叨余秋雨笔下的何老师的话,“君子怀德,小人怀乡。不要太黏着乡土。只有来来去去,自己活了,地方也活了。”

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思痛之后的。

只是一个人没事的时候,还是坐着什么都想念。想念武汉的热干面,想念学校那不大不小的樱园,那一起走过的135级阶梯,还有那欧式的建筑,和上过的文学课。

偶然想起,如果当初,选择的是和同学一样,继续努力读研,是否一切又有了不一样的境遇。

床前明月光,春天了,有一点儿想做回学生了,想做完我的文学梦。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