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资讯详细
沙扬娜拉
来源:中南在线 作者: 张妍 时间:2017-05-21 阅读:

沙扬娜拉

文法与外语学院 张妍

      我总是想那该是一个多么温柔美丽的姑娘。

  穿着淡雅的和服,不施粉黛,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身后。微微低着头,敛着眉眼,嘴角却含着掩不住的笑意。是因为那从空中飘落的像飞舞的蝴蝶一样的落叶;还是因为脚边盛开的几朵不知名的小花;亦或者是因为,他?纤纤玉指,轻轻拨开脸上的发丝,像水莲花一样的她,那么纤弱,惹人怜爱。婷婷地站着,那种洗尽铅华的美,仅仅一瞥便让人再也移不开眼。偶然的对视,她含羞低下头,也印入他的心间。多么美好的画面,难怪徐志摩会写下“最是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这样的诗篇送给那个不知名的日本女郎。

或许他认识她,只是不愿把名字说出来,不愿与人分享。也可能真的只是匆匆一面,不知姓名。但离开时还是想说一句“沙扬娜拉”,道一句“珍重”。尽管她可能并不能听到。

有人将《沙扬娜拉》 翻译成文言文,最后两句写“一声珍重殷勤道,贻我心头蜜样愁。”从来愁都如斩不断的流水,理不清的线。可是仅仅是能道一声珍重,要离开的愁绪便也生出几分蜜一样的甜。也对,毕竟这世间不告而别,见不到最后一面的分别那么多,能说一句珍重,也是幸福的。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然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 分别前这是最想说的。不必因偶然的相遇而耿耿于怀,既然从一开始就知道结果就不要感伤,毕竟我们都有各自的方向。相遇是一种缘分,分离便是有有缘无分。哪怕都曾因彼此而心动,最后还是希望可以洒脱一点。可是你若执意要记得,就记得,不然就忘掉吧,就像诗里所说“你愿意记着我,就记着我,要不然趁早忘了这世界上,有我,省的想起时空着恼。”

打马江湖,在浩大的红尘,在繁华的世界,能相遇便很幸运。或许只是在哭泣时悄悄递来的一方手帕;或许只是大雨里,突然撑在头上的一把伞;或许是难过时一封陌生的邮件“别哭,我抱不到你”。可是有一天,手帕丢了,伞不见了,再也没有陌生邮件安慰你了。我们都会感叹“人生若只如初见” ,也都曾说着“相见不如不见”。可是对所有总会到来的分离为何不一笑而过。有人渴望永远像少年一般,爱就轰轰轰烈,伤心就惊天动地,因为一个人恨不能流干所有的泪。我却希望成熟一些,足以经历所有的相遇与离别,回想时也只有“蜜样愁”。

胡海泉说“我想活的像首诗。”我也这么想。像诗一样纯净,看不见世界的仓夷,荒凉与冷漠;像诗一样美好,不用恶意去揣测世界;更重要的是有诗里的潇洒,豁达,对已逝去的不留恋。对曾拥有的,不怀念。向着远方前行,对身后的过往道一声“珍重”,说一句“沙扬娜拉”,这样,最好。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本新闻网已获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互联网教育信息服务、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维:中南网络传媒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