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梅楠副刊 > 资讯详细
七夜雪
来源:生物工程学院0603 作者: 邹巍 编辑:戴琰 时间:2006-12-09 阅读:
    天下之大,没有人的剑快得过印雪的印雪剑 武林之广,同样没有人的刀强得过玄海的玄海刀。很多人说 如果当初他们没有背道而弛,即便是神仙也杀不了他们。
    江湖中的事情往往没想象中的那样完美,他们一同出自王蝠的门下,一个是朝王的贴身待卫,一个却是要刺杀朝王的人。
                     (一)                                
    一道刺眼的白昼掠过。
    如果不是那个待卫伸手去揉眼睛,他怎么也不会相信有人的剑可以快得让自己都看不清楚。同样,他也没那个机会出声了,气管已断的人是不能说话的。印雪收起剑向最后的宫殿飞奔过去。他知道一定要在子时之前赶到王妃的寝宫,只有那样,才能在七夜雪过后的月圆之夜杀死朝王
月圆之夜,是师父王蝠的祭日,也是玄海唯一不在朝宫的日子。
    轻松地躲过了最后一班士兵的巡查,跨过流水的长廊就是终点了。印雪抽出挎在腰间的剑对向了圆月。淡蓝的寒光顺着剑锋滑向剑柄,最后凝集在印雪冷峻的双眉之中。
   “师父,就是今天,我要用朝王的鲜血为您拜奠!”
   寒冷的风顺着砖红的屋檐直袭而下,穿过庭院,花丛和印雪的身边。
   当剑直到指到床中间那个卧着的人的喉咙时,印雪才感觉到真正的危险。浓重的杀气弥漫在整个漆黑的房间里而床中的人却丝毫未动,甚至印雪连他的一点感觉都未预见。
    当印雪看清真相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
    如狂风一般乱舞的刀阵,劈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印雪连剑都来不及收回,手便被刀划开一道浅浅的伤口。
                   (二)                                 
月光寂寞地散落在庭院的每一寸土地。两个寂寞的背影洒落在水井的中央留下寂寞的幻听。       
 “印雪,你终于来了,月圆之夜你果然不出我所料前来赴约。”朝王穿着厚厚的盔甲从房间的暗间里走出来,手里的利箭上燃烧着熊熊火焰。
     “玄海!我最忠实的仆人,杀了他!我要在月圆之夜用火焚烧他的身体取乐!”
庭院中的两个身影却依旧没动,可那如浓雾一般的无处不在的的杀气却压迫着一分一秒的时间缓慢地流逝。
“玄海……”印雪抬起脸望向阴影的方向。“你知道师父是怎么死的吗?”
“知道”玄海依然站在阴影之中没有探出身体。玄海刀的刀锋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月光。
“那你又知道你的手是被谁砍去了一只的吗?”印雪慢慢向阴影处走去。
“知道”
“那谁是你的仇人,你又该杀谁?”印雪剑的剑尖已经指向了站在一边的朝王。
“印雪,你是我的敌人。我该杀的人是你!”玄海刀突然转向了南面,飞旋的刀锋向印雪直逼而来。
黑暗中的光亮与声响如花丛中飞舞的彩蝶层次落出却又如流星与天地的碰撞般震撼与恐怖。
朝王根本就无法辩识白昼一样的银光究竟是属于印雪剑还是玄海刀。
                     (三)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本新闻网已获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互联网教育信息服务、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维:中南网络传媒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