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教育 > 资讯详细
上海中学生斗殴致死 因争风吃醋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 时间:2014-03-15 阅读:

微博.jpg

    上海中学生斗殴死亡送医后不治身亡警方介入 浦东新区的上海市新陆学校发生学生斗殴事件,造成一名14岁男学生重伤,送医后不治身亡。

【浦东一中学因恋爱纠纷发生学生斗殴事件一名14岁男生身亡】今天,上海浦东新区某中学发生学生斗殴事件,造成一名14岁男学生重伤,送医后不治身亡。目前教育公安等部门已介入调查。据晨报记者了解,该事件是由于恋爱纠纷,争风吃醋所引发。

 

 

  ●家长、老师应该认识到教育的本质,认识到对未成年人来说,提高他们“生命”与“生活”的品质才是教育的核心。  

  ●开展生命教育就是要让受教育者从认识人的自然生命的特征入手,去体会血缘性亲缘生命、人际性社会生命和精神性超越生命,意识到人的生命只有在社会中孕育和成长,从而必须处理好自己与家人、自己与他人、自己与社会的关系。  

  ●目前,各学校开展的还是以英雄主义为主的生死抉择观教育,缺失了对生死价值观的教育。因此,我们必须要立即为青少年们构建正确的生命观、生死观。

  我们要提倡以人为本,呼吁全社会关注人的生命,不要轻视、漠视生命。要让大家知道人需要活着,要有意义、有尊严地活着,才能实现生命的价值。  

  ●要让青少年认识到,虽然正确的人生观是从感性生活走向理性生命的,但缺乏感性生活的生命是萎缩的,而没有感性生活的生命犹如没有浇灌的花一样处于凋零状态,生命之树是需要感性生活去滋养、培育和壮大的。只有将生活与生命协调好了,一个人的人生才有真正的幸福。  

  ●生命是美丽,要学会欣赏;生命是善良,要学会感恩;生命是关爱,要学会在乎;生命是责任,要学会履行;生命是宽容,要学会谅解,生命是付出,要学会磨练;生命是和谐,要学会相处;生命是辉煌,要学会开拓;生命是永恒,要学会创造;生命是尊重,要学会理解。

  “ 生命是条‘流’,困难、挫折只是生命这条‘流’中的‘点’,我们不能将‘点’扩大成‘流’,遮蔽整条‘流’。我们应该坚信:痛苦过后是快乐,逆境过后是成功,挫折过后是通达,低潮过后必会迎来人生发展的高潮。”

  328日上午,我国著名“ 生死哲学”研究者郑晓江教授做客“ 准噶尔大讲堂”,以《生命困顿与生命教育——以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为背景》为题,为市民进行了深入讲析。

  郑晓江教授说,对大家进行生命教育,是为了要大家知道生命是一种美丽,要学会欣赏;生命是一种善良,要学会感恩;生命是一种关爱,要学会在乎;生命是一种责任,要学会履行;生命是一种宽容,要学会谅解;生命是一种付出,要学会磨练;生命是一种和谐,要学会相处;生命是一种尊重,要学会理解;生命是一种辉煌,要学会开拓;生命是一种永恒,要学会创造。

  当天,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一、为青少年解开生命的困顿  

  记者: 什么是“生命的困顿”?青少年出现生命困顿会有哪些表现?我们进行生命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郑晓江:我国很多青少年由于人生的方向与目标不明,人生的意义与价值难觅,导致其生存品质低下;又有许多青少年往往只专注于当下存在的生活感觉,而淡化了生命的意识、生命的存在、精神生命的求取等。这些现象可统称为“生命的困顿”。

  “生命的困顿”导致许多青少年陷入了严重的网瘾、自闭、斗殴、自残,甚至吸毒、自杀、伤害他人的种种困境之中。

  要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学校应该开设有关生命教育的相关课程,并把生命教育的理念贯穿在各门课程之中,在进行生命教育的过程中帮助青少年处理好这些问题,从而让他们摆脱困境,获得幸福与成功的人生。  

  二、地震警醒了忽视生命教育的国人  

  记者:去年汶川地震之前,我国很少有地区、有学校注重生命的教育。可地震警醒了忽视生命教育的国人。大家现在都意识到生命教育的重要性。目前很多地区、城市开始借助这个机会对市民,尤其是对青少年进行生命教育,您对这一现象怎么看?

  郑晓江:大地震后,很多人对生命的意识都觉醒了,这正是我们开展生命教育的最好时机。因为当人的生命受到重大威胁时,如汶川大地震的发生,生命的价值才能被深深地体现出来。而在此之前,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举国一致的关注。

  在这次地震中,国家不惜一切代价救助任何一个遇难者,常常为了救一个孩子耗费无数的财力、物力、人力。这说明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重要,其背后的理念就是尊重生命。

  要知道,一个懂得生命可贵的人才会懂得珍惜生命;一个能珍惜生命的人才知道如何感恩。在这次地震中,有很多人因为珍惜生命、懂得感恩而让我们感动。

  举几个在汶川大地震中发生的例子来说明。

  “敬礼娃娃”的故事。当解放军战士把一个孩子救出时,这个孩子忍住身体上的巨大伤痛,用那只完好的手郑重地向解放军叔叔敬礼,他的举动感动了全世界无数的人。

  德阳的一名学生因地震而被埋在地下时,刚开始他紧张地哭,但后来他开始唱歌,并一直鼓励其他同学千万别睡觉,说老师一定会来救他们的。在他的行为的鼓励下,很多同学后来都坚持到最终被救出。

  记得《浙江日报》的记者曾在浙江当地进行过采访,那里的老师告诉记者,尽管之前老师在品德课上一次一次地强调:“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要珍惜。”可对于在蜜罐中成长起来的孩子来说,老师的话就像耳旁风。这些孩子把眼前得到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不知道生命的珍贵,活着的价值,对人生的幸福感很麻木。

  但这次地震中发生的现实故事,带给孩子们前所未有的震撼。老师们发现,地震让孩子们明白了是非、好坏、优劣、美丑,明白了人生究竟应该追求什么,抛弃什么。

  其实,过去,学校很少对学生进行关于生命层面的教育,如生命的意义、价值、责任、永恒等,学生涉及这方面的知识很少,所以学生一直处于生命的困顿中。

  我认为,我国只有在民族经历危机,生命遭受重创之后,才发现生命教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才开始对国民,尤其是对青少年进行珍惜生命、热爱生命、成就人生的生命教育,这是很值得让人深思的。  

  三、生命教育在各国、地区兴起的过程和背景  

  记者:我们都知道,生命教育最早是在西方国家兴起的。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生命教育在各国、地区兴起的过程和背景吗?我国目前都有哪些省市将生命教育纳入课程中,对学生全面进行生命教育?

  郑晓江:生命教育起源于上个世纪60年代,当时,有一位日本学者出了一本关于生命教育的书。1968年,美国的一名作家兼演说家,花钱建了一个小镇,在那里专门从事生命教育活动。1979年,澳大利亚成立了生命教育中心。

  西方国家之所以重视生命教育,主要是因为在他们的社会中存在性关系混乱、暴力事件频发以及毒品到处散播等诸多社会问题。为此,西方各国纷纷进行生命教育。

  美国过去的生命教育是以死亡教育形式出现的,现在是以品德教育、挫折教育、情绪教育为主;日本则提出“热爱教育,选择坚强”的理念,把孩子送到农村生活成了日本未成年人必修的课程;英国是邀请殡葬行业和医护行业的人员到学校给孩子们讲课,让他们理解生命与死亡的意义;德国则实行死的教育,还提出善良教育,包括爱护动物、同情弱者、唾弃暴力等。

  我国最先推进生命教育的是台湾省。台湾省因为青少年暴力、自杀问题严重,早在1997年开始推行生命教育了。

  目前,我国兴起的生命教育的省市主要有上海、辽宁,湖南、云南等。

  辽宁是把学校构建成以生命关怀为核心的生命教育中心;上海则引导、帮助学生认识、感悟生命价值,热爱生命;云南省则在幼儿园至大学生活中,全面推进包括生命、生存、生活在内的“三生教育”。  

  四、要全面推进生命教育,首先要认清教育的本质和现状  

  记者: 目前教育中存在比较多的问题,很多家长、老师都将教育与读书划等号,与分数划等号,使很多未成年人在读书、分数面前感觉压力大、自卑、不快乐。因为无法承受这些压力,不少学生厌学、逃学,离家出走,甚至自杀、自虐。那么,教育的本质到底是什么?目前教育存在的缺陷与全面推进生命教育有怎样的关系?

  郑晓江:教育的目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印度大诗人、哲学家泰戈尔说“教育的目的是应当向人类传送生命的气息”;美国教育哲学家杜威先生说“教育即生活”。我认为,教育的本质应该是让受教育者能够更好地适应社会生活,获得身、心的全面发展。

  但由于目前社会竞争、就业压力增大,现代教育越来越偏重于知识的传授,从而使这些受教育的未成年人越来越缺乏人文价值的关怀。

  家长对孩子的要求只是取得高分,教育变成了与考试有关的知识的灌输,生命教育自然成了游离于学校、家庭、社会教育的目标之外的某种概念,成为学校升学指标和家长期望之外的空壳。

  于是,许多青少年在道德品质、人格人性、心理等方面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问题。

  我曾经对一些中学进行过调查,我发现:50%的孩子睡眠时间达不到国家标准水平;在高强度学习下,9%的孩子产生过自杀的念头;57%的父母希望孩子上大学,50%的家长希望孩子读博士;83.6%的学生家长希望孩子的考试成绩排在班里前15名。

  以上数据说明,孩子的学习负担太重,精神压力很大,而且很多孩子会因为达不到父母的期望,而感到恐惧、自卑,最终用自杀、杀人等暴力行为来释放无法排解的心理压力。

  老师、家长应该觉醒,当未成年人只被视作知识的灌输体,而没有被视作生命体时,他们的生命意识就会萎缩、困顿,就会出现自杀、自虐、犯罪等问题。

  因此,家长、老师应该认识到教育的本质,认识到对未成年人来说,提高他们“生命”与“生活”的品质才是教育的核心。这也是生命教育在当代社会兴起的另一个历史背景。  

  五、推行生命教育要以推行人文生命教育为核心    

  记者: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生命教育的重要性,全面推进生命教育已是今后必须要完成的任务,那么,什么是生命教育?其内容包括哪些?我们该如何进行生命教育?

  郑晓江:生命教育是以“生命”为核心理念的教育。“生命”包括“自然生命”和“人文生命 ”。因此,开展生命教育是指开展自然生命保护以及生命价值开拓的综合教育。

  作为老师和家长,对未成年人进行生命教育的基础是教育他们如何保护自然生命。

  首先,应教育孩子们学会珍视生命,学会生存。家长、老师应该传授孩子各项保护自我的知识和技能,譬如防溺水、煤气泄漏、火灾、触电等天灾人祸,以及在碰到小偷、骗子,公园里受到坏人的欺负等情况下应该怎么处理。家长要和孩子一起制订“家庭应急预案”,并和孩子一起演习,提高他们在危机时刻自救和生存的技能。

  其次,家长、老师、未成年人都要增强对生命教育重要性的意识。

  对于中华民族来说,目前生命教育的意已经觉醒,但是生命教育不应停留在珍惜生命的启发层面上,还应该通过对学生传授有关生命的孕育、生命的发展等知识,让他们对自己有一定的认识,对他人的生命抱有珍惜、尊重的态度,并让学生在受教育的过程中,培养对社会及他人,尤其是对残疾人的爱心,使学生在人格上获得全面发展。要最终达到生命教育的目的,就必须让受教育者认识生命之可贵,珍惜生命之存在,欣赏生命之美好,提升生命之意义,实现生命之价值。

  老师、家长要意识到,在对孩子进行生命教育时,对其进行“人文生命”教育最重要。

  要让青少年认识到“人文生命”的三重性:即血缘性亲缘生命、人际性社会生命、精神性超越生命。

  一,血缘性亲缘生命。人从出生、成长到终老,每个环节都是在社会环境里发生的,而其他的生命体都是在自然环境中发生的。从生理层面来看,人的生命传承了父母的血脉,是千百年来人类生命、文化与文明凝聚而成的,因此其禀承了社会亲缘关系。

  二,人际性社会生命。如果说,动物的生命是一种本能生命,那人类的生命则是一种社会自觉生命。人出生后就生活在社会中,与社会里的其他人、组织结成复杂的社会关系,结成社会关系网。因此,一个完全脱离了社会的人,将不成其为“人”。“狼孩”就是典型例子。这样的例子生动地说明了“社会”是人生不可缺少的环境与基础,人际性社会生命是人生命中极其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

  三,精神性超越生命。当人类从动物界蜕变出来时,其生命已与原来的生命发生了质的变化:在血缘性亲缘生命和人际性社会生命之上,凝聚出精神性超越生命。它是一种情感、心理的综合体,也是人类文化与文明的承载体。

  但必须指出的是,人的精神性超越生命是不能单独存在的,必须以血缘性亲缘生命为基础,以人际性社会生命为背景,在这样一种特定的环境中才能发育、成长和成熟起来。

  人的三重生命的关系是:血缘性生命产生了亲缘性生命;亲缘性生命产生了人际性生命;人际性生命产生了社会性生命;社会性生命产生了精神性生命。

  可见,人的血缘性生命可以是生理产生的,但亲缘性生命、人际性生命、精神性生命都只能源于人类的文化与文明,是社会的产物。

  我们想要开展生命教育就是要让受教育者从认识人的自然生命的特征入手,去体会血缘性亲缘生命、人际性社会生命和精神性超越生命,意识到人的生命只有在社会中孕育和成长,从而必须处理好自己与家人、自己与他人、自己与社会的关系。

  现在很多青少年因为没有正确的生命观,而有轻生的念头。我们就应该通过讲解“人文生命”的三重性来改变他的想法。告诉他生命是属于你个人的,但又不完全属于你。人生下来具有血缘性亲缘生命、人际性社会生命和精神性超越生命,人必须对这些负责。自杀虽然可以结束自然生命,但却逃避了对其他生命的责任,是不道德的行为。一个人通过自杀虽然可以放弃他的自然生命,可他的其他生命并没有死亡,他的亲人、朋友会痛苦,他的自杀会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

  六、学校、网络、媒体的错误引导让未成年人忽视生命

  记者:目前青少年主要从哪些途径获得生命教育?这些途径导致了哪些严重后果?

  郑晓江:目前,市民,尤其是青少年获得生命教育主要通过学校教育、网络以及新闻媒体这三个途径。但这些途径传播出的很多错误信息,让青少年建立了错误的生命观。

  首先拿学校教育来说。

  大家都知道,我国自1905年废除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发展的轨道就是引入了西方的科学教育,不仅教学的内容科学化,而且教学手段、方法、管理皆科学化。若从中国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角度来看,这种发展是正常也是必要的,不如此,则中国无法实现现代化。但教育对科学的追求在很多方面都逐步滑向了科学主义,这引出了很多问题。

  简单地说,当学生还不知道“人是从哪里来的?”、“人要到哪里去?”“生命是什么?”时,学校老师就会通过生物、化学、地理、自然常识等课程告诉青少年:人是从人猿变化来的;“人死如灯灭”;生命就是以DNA为单位等。

  老师简单地用科学主义将原本完整的生命体“碎片化”,将其分解成为各个部分、各个方面,会使学生错误地认为:人死亡后只不过是碳水化合物、脂肪等,毫无其他的意义。这种教育没有将人与动物、植物的生命真正区分开来,从而就无法将人的自然生命与人文生命的独特意义与价值彰显出来。

  长此以往,学生会错误地认为无论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生命皆分文不值。因此,他们会对无论自杀、还是杀人都不觉得恐惧、内疚。

  其次是网络。许多电子游戏常常表现出这样的情节:杀人如麻、死而复生、鲜血淋淋。青少年长期受这些不正确的生命场景的影响,会将生命看的异常低贱,不珍惜生命。

  最后是报刊、杂志、电视等社会新闻媒体。在这些大众媒体报道的内容中,经常出现凶杀、自杀、情杀、残杀等情节。这些内容对于是非分辨能力较弱的未成年人来说,会让他们养成从阴暗面、负面角度去认识生命,理解生命,从而无法认识到生命的真正内涵。

  因此,社会需要深刻反省以上问题,这也是我国推行生命教育应解决的问题。

  七、错误的生死观害死人   

  记者:过去,我们受的生死教育主要是“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等。后来,我们才发现这些不加区别的生死观酿成了严重后果,如导致一些人不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不珍惜时间、不为自己生前行为负责等。您对这一现象怎么看?

  郑晓江:过去,我们过分强调人的道德高尚,甚至于以牺牲个人的生命为代价;过分强调人的社会属性,常为了社会的某种目的牺牲个人的自然生命。在我们的社会中,常把伟大的英雄人物与人的牺牲相互关联,好像一个人如果没有牺牲生命,就构不成一个高尚的人,就算不上英雄。

  那时,我们接受的生死教育主要是围绕“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等进行的,但那时候没有将这种生死观教育加以区别,大家不知道这种“不畏惧,宁愿献出生命”的生死抉择观是仅限于在特殊环境下的。譬如,两军对垒,我们背负国家使命时等。

  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发现过去那种不怕死的教育观念是错的。它已经让生活在和平时代的人无法正确看待死亡和生命,已引发出人不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不珍惜时间、不为自己生前行为负责等社会问题。

  目前,各学校开展的还是以英雄主义为主的生死抉择观教育,缺失了对生死价值观的教育。因此,我们必须要立即为青少年们构建正确的生命观、生死观。

  我们要提倡以人为本,呼吁全社会关注人的生命,不要轻视、漠视生命。要让大家知道人需要活着,要有意义、有尊严地活着,才能实现生命的价值。

  这次汶川地震发生后,国家设立全国哀悼日并降半旗,正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还有很多民间自发组织的守夜,这对市民,特别是对中小学生具有极大地教育作用。

  我希望教育部门能够将“生命教育”纳入到学生的日常教育之中,并且将目前的生命教育“扩容”,将防病防灾、生命救护等一系列相关知识融合成一个生命教育体系。

  另外,我们还应该对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包括不认识的人死亡、亲人之死、自我之死等5类常见的死亡现象进行教育、分析、安抚,帮助大家建立正确的生死观。

  八、要树立正确生命观,还应搞清生命与生活的关系  

  记者:现在很多人把生命、生活、人生的改变混淆了,所以产生了对生命的困顿。一旦遇到挫折、失败的时候就会觉得生命没有意义,活着没有意思,有的甚至会选择极端的方法结束生命。您对这些怎么看?我们应该怎样看待生命和生活的关系呢?

  郑晓江:现实生活中,大家混淆了“人生、生命、生活”这三个概念。

  “人生”应该由两大部分构成:一是“生命”,一是“生活”。“生命”是人生的存在面,是过去、现在、未来的一条“流”。没有过去的生命,你不可能有现在的生命;若没有未来的生命,你是一个死人。所以,生命是人生过去、现在、未来的和合体。而“生活”是人当下的感受,是生命中的一个点。

  我们对大家进行人文生命的教育,其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让大家正确理解“生命”与“生活”的本质区别与联系。

  目前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观:一是生命的存在重于生活感觉;二是生活的感觉重于生命的意义。

  以吸毒、自杀为例。

  吸毒者的人生哲学是为了短暂的飘飘欲仙的感受而放弃了健康的身体和生命;而自杀者是因为当下不好的生活感受而结束了生命。二者的人生观是相同的,都是当前的生活感受重于生命的意义。

  其实,生命是生活的基础,生活是生命的体现,两者应该完全合一。但是,在现实的人生中,生命是表现内在的,而生活是表现外在的;生命求的是稳定,生活求的是变化;生命是有机体的成长,而生活则是各种人生滋味的总和。

  于是,人的生命与生活实际上形成了一种内在紧张,两者经常发生矛盾、磨擦、不一致等。因此,人生中常发生二者该如何选择的问题,既是生命延续重要,还是生活状态更重要?

  而我所研究出的“生命与生活紧张的原理”告诉大家要从生命的意义上去理解生活中的感觉。

  试想一下,如果遇到挫折、痛苦与逆境,无法超越时,我们从生活的视角来看,就会觉得生活太艰难了,生活太不幸,没有幸福的感觉,无法面对;但从生命的角度看,我们会感到暂时遇到的挫折痛苦是必然的、是无法抗拒的、是每个人都要承受的,待挫折、痛苦过后,人生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因此在遇到挫折时,我建议大家使用比较法、心理隔离法、精神胜利法来进行排解。

  比较法是要让自己小的痛苦与他人更大的苦难相比较,从而能够让自己坦然接受目前降临的苦难;心理隔离法是不让目前的痛苦影响自我的整体精神世界,将痛苦暂时隔离在心理上一个很小的范围内;精神胜利法是要我们坚定信念,相信苦难终会过去。

  九、让孩子感受快乐,知道幸福   

  记者:现在很多青少年因为学习压力大,觉得生活不快乐,不幸福,于是通过上网、吸毒等方式寻找快乐感,而放弃了身体的健康,最终没能获得幸福的人生。那快乐、幸福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我们对青少年进行生命教育时,该如何帮助他们平衡二者之间的关系呢?

  郑晓江:让孩子快乐和幸福是生命教育的目的之一。在教大家平衡二者的关系前,首先应该让大家理解二者之间的区别和联系。

  其实,快乐是人生活中的感官感受,建立在肉体健康、愉悦的基础之上;幸福是人生命中的理性感受,建构在心灵精神之中。二者既有区别又密切联系在一起。

  青少年人生的主题应该是成长与快乐;青壮年的人生主题应该是事业与幸福;而老年人的人生主题则是休闲与健康。

  但是,为什么现在很多青少年频繁发生自杀或杀人事件呢?主要是因为他们不快乐,他们把快乐和幸福的概念混淆了。加上青少年理性能力不强,往往只追求生活感受中的快乐,一旦满足不了,便会由不舒服到不高兴到采取过激行为。

  因此,我们在对青少年进行生命教育时,首先要告诉他们快乐是有限度的,若一味追求生活的快乐感觉,将会危及到生命的健康,而最终失去快乐。如沉溺在网吧、吸毒,都会对身体健康及学习生活造成莫大的伤害。

  其次,快乐不单单是个人的事,要想到自己在追求快乐的同时,别人也在追求快乐,因此自己追求快乐要有节制,不能阻碍他人,大家都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

  譬如,曾经有一位清华大学生,因为入学时的摸底考试成绩不好,于是在一个老师面前跳楼自杀了。这个女生因为自杀而解脱了,可是她却忽略了,她的死亡给这个老师带来了巨大的心理伤害。

  最后,要让青少年认识到,虽然正确的人生观是从感性生活走向理性生命的,但缺乏感性生活的生命是萎缩的,而没有感性生活的生命犹如没有浇灌的花一样处于凋零状态,生命之树是需要感性生活去滋养、培育和壮大的。只有将生活与生命协调好了,一个人的人生才有真正的幸福。

  因此,在生命教育中,家长、老师要避免让青少年只追逐肉体感觉的快乐,避免感觉主义至上,要教育他们获得一种生命与生活协调为一体的人生。

  十、生命是美丽的,要学会欣赏   

  记者:我们希望您用简短的几句话总结一下您的讲座主题。

  郑晓江:如果说,20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我国的生命教育还是星星之火的话,今天,在经历了四川汶川大地震之后,我们的生命教育应该也必须成燎原之势了。

  我希望国家能在推进“少年儿童自然生命安全保护”教育的同时,对其开展人文生命的教育。让受教育者从认识人的自然生命的特征入手,去体会自我的血缘的人际的社会生命;让孩子们去体会自我的精神生命,意识到人的精神世界是与动物相区别的本质所在,从而在人生中丰富自我的精神生活、发展自我的知识水平、提升自我的文化素养、道德品质等;让大家意识到超越生命的意义与价值,树立正确的生死观。

  大家应该知道:生命是美丽,要学会欣赏;生命是善良,要学会感恩;生命是关爱,要学会在乎;生命是责任,要学会履行;生命是宽容,要学会谅解,生命是付出,要学会磨练;生命是和谐,要学会相处;生命是辉煌,要学会开拓;生命是永恒,要学会创造;生命是尊重,要学会理解。

  作为老师和家长,都应学习理论实践知识,并要落实在生活、学校教育中,让祖国下一代获得成功、幸福的人生。

相关新闻:
教育的本质应该是让受教育者能够更好地适应社会生活获得身、心的全面发展。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本新闻网已获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互联网教育信息服务、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维:中南网络传媒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