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观察 > 教育时评 > 资讯详细
高校“自杀免责书”把大学阉割成古代梨园
来源:中国网 作者: 时间:2013-09-17 阅读:

915日,广东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5000多名新生报到。他们进入校园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校方签订《学生管理与学生自律协议书》,协议书第三章第二十七条共列举了5种由学生承担责任的情况,其中包括“学生本人对自杀、自伤引起的后果承担责任。”(南方日报 916日)

想上大学得先签订一份自杀免责书,这样的规定在三纲五常时代出现过。梨园拜师时学生先签订卖身的“关书”,如果学生在学艺期间遭遇天灾人祸、车轧马踏、投河觅井、悬梁自尽,按照“关书”规定听天由命,和师傅以及梨园社团不相干。这种不尊重学生生命和尊严的陋习,随着社会进步早丢进了历史垃圾堆,没想到90后竟然会目睹其魅影重现。

东莞理工此种冷漠推卸责任的做法,让家长、学生和社会尤其感到心寒。虽然大学生意外事故不可避免,可仍应最大程度布置预防,如果学校把要求学生签自杀免责书的努力用到预防自杀上,也许就能挽救不少花朵一样的青春生命。可是,学校只想着如何免责,而非尽力干预自杀事件,如此自私的做法说明学校管理制度的愚蠢,因为从情、理、法各方面较真,学校都推卸不了自己的责任。

学校病急乱投医的无措,其来有自。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大学校园已然成为这样的矛盾体。每天总能看到大学生非正常死亡的新闻,这种直观印象得到调查数据的支撑。关于大学生自杀念头,调查数据因样本不同最低为25%,最高达40%。东莞理工体育系官网在去年“大学生心理健康日”发文,专家表示大学生自杀率在十万分之二到十万分之四。《2009年上海高校大学生安全情况通报》发布称,当年因自杀等非正常死亡占上海高校安全事故死亡人数的80%

其实,大学生自杀是一种世界现象。日本有十分之一的学生“真心想死”;韩国七成大学生曾经想自杀,有3.4%的人实施过自杀;新加坡青年自杀率同比增长29%。美国和英国的大学生自杀身亡数量,也在急剧上升,以至于很多大学在入学前先检测学生的心理健康因素。

东莞理工是有着数万学生的超大规模院校,即便按照最低自杀率,校长教师恐怕也都睡不踏实,生怕一睁眼就有生命逝去的噩耗。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东莞理工感觉无能为力,所以采取了消极的措施,要求学生签订自杀免责书。这是一种掩耳盗铃的做法,对学生、家长、学校和社会都不负责,就像是力有未逮之后满地打滚的耍赖行为。学校与学生之间无形的契约一旦被打破了,就会丧失所有人的信任。

毋庸置疑,大学生之所以“想不开”,原因有很多,例如生活环境的改变,远离家庭的生活挑战,教育越来越贵的经济支出,就业不容乐观的恐慌等。学校也因为巨大学生数量带来的压力,变相降低了应给与的学生福利,就像各校都有的心理咨询室一样,面对数万人的需求它就是摆设。低质量的求学环境,加剧了学生的绝望,以至于四六级考试等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成为自杀的诱因,可怜哉,可悲哉。

更重要的是,学校收取各种费用时以管理者身份出现,利用半军事化的管理降低学校运行成本,这样才能勉强维持教学秩序和校园安全。这是一辆勉强维持平衡的马车,学校从哪一方面抽身事外,哪一方面的情况就急剧恶化,要求学生签自杀免责书,反而会因此导致自杀人数增多,勿谓言之不预也。

若想破解自杀惨剧,最有效的办法不是学校要求学生签订自杀免责书,而是放权允许大学生进行校园自治。诺大的校园里,数万大学生不能无条件地跟着学校的指挥棒走,应该自我组织起来,利用不同的社团关注大学生自杀现象,关注校园安全,并且通过和学校博弈,成为参与学校管理的独立力量。唯有如此,学校才不敢拿学生生命开玩笑,学校管理、教学秩序、校园安全才能真正步入正轨。

现代大学不是古代梨园,学生不需要依附于学校,双方携手能减少自杀,此刻谁也不应做“逃兵”。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