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观察 > 教育时评 > 资讯详细
中国教育的“有限公平” 不应该是一座大山
来源:金融投资报 作者: 华桦 编辑:刘秋菊 时间:2007-03-25 阅读:
    老黄前两天一直被一件事困惑: 单位的工会正在组织今年资助贫困山区大学生的活动;而在报纸上,两会期间代表透露的“高校破产”问题,与年年社会上热闹的贫 几年过去了,杨磊、许杨、赵琦……那些老黄资助过的学生,有的已经毕业工作了,有的还在学习,每到老黄的生日和新年,她总会接到他们的电话或短信。

  几年过去了,高校扩招以后水涨船高般的学费,对于社会一部分贫困的家庭来说,还依然是一个天文数字,是走向文明和富裕,迈不过去的一座大山。

  数字是吓人的:

  中国社科院近期发布的《2006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显示,2005年以前,我国公办高校向银行借贷总额达到1500亿-2000亿元,几乎每所高校均有贷款。有熟知国内高校负债建设内幕的人士则称,保守估计国内高校实际负债达到4000亿元。按照严格的财务核算制度,一些高校其实已经破产。

  “估计中的破产”和实际破产,当然是两回事。千亿债务的背后,有国家为其“买单”的底气,有不断扩张的校舍和不断增长的学费的“资源开发”动力,还有就是,依赖自己“计划经济的最后一个堡垒”的地位,打着“教育产业”的大旗,发起一次又一次非理性的大跃进的行为。

  有记者对高额贷款的费用去向在一些高校作了个调查,结果却令人瞠目:行政冗员费用花去了47%;花大价钱攀比买回来的科教设备有60%的使用率为零;还有就是用在接待吃喝上的费用“大得惊人”——看来,高高在上的学问殿堂里,原本让人敬畏的“老师教授们”,也长着一副凡人的肠胃,不能免俗。

  如果让我们大胆的“猜想”一下:如果我们的高校都陷入了“公办高校不会破产、政府是其高额债务最终的责任承担者”的思维盲区,公共财政似乎成为了高校的任意“提款机”。于是乎,出于政府财政最终买单的预期,银行大胆地放,高校大胆地贷,很多高校寅吃卯粮,疯狂借贷,拼命扩张,极尽奢华,大搞政绩工程,有的高校会不会已经走上了“盲目贷款→财务危机→不良贷款→财政负担”的恶性循环之路?

  高校破产,就不是教育部部长周济一句轻描淡写的“部分高校‘破产说’言过其实,教育不会成为第二个国有企业”可以解释的了。

  早在2500年前,孔子就说过:“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古人的和谐社会就是这样简单。

  “看不起病”和“上不起学”,应该说是和我们提倡的“和谐社会”最格格不入的一种现象。前者危及个体生命,后者危及民族生存。长远看都是“要命的事”。

  在我们建设和谐社会的当下,绝对公平显然是“一种奢求”,但我们是有条件做到相对公平的。今年两会期间,国务院公布了对义务教育的一项措施:全国1.48亿名农村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全部落实免除学杂费政策,所需经费要全部纳入预算,足额安排。按照以前在西部地区的实行数据看,小学生每人平均140元,中学生每人180元,完全落实,国家要拿出150亿的资金。但就是这样“普惠式”的措施,其数字和高校中公共财政的高额拨款、贷款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

  我们常说,教育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国外学者用50个国家的数据做了相关统计和研究,其结果证明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受教育程度不同,受教育机会的不均衡导致了收入的巨大差距。给予所需要的教育是发达国家治贫的手段之一。

  考试选拔人才制度古今中外都被称为“有限的公平”制度。就目前中国来说,通过高考进入高校,完成学业,大了说,是提高全民素质需要;小了说,是很大部分贫困人群走向富裕需要。

  令社会感到痛惜的高校负债,以及在负债后面管理体制问题,足以引起重视了。

  那是为了一个国家不输在“起跑线”上。困学生资助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1999年自己的女儿上大学起,老黄就开始为贫困大学生捐款,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无非是让走进大学的女儿,和她一起关注为学费和生活费发愁的那些同龄人,珍惜学习的机会.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