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埠聚焦 > 资讯详细
委员建议迁都河南 武汉襄阳成热门候选
来源:河南商报 作者: 时间:2014-03-14 阅读:

“迁都口水仗”再次被打响 专家要求迁都襄阳

 

全国政协委员 李崴 图片来源:新快报

一场持续了三十多年的“迁都口水仗”再次被打响 省内专家点评:

北京迁都?纯属八卦

迁都,一场起源于学者、流传于民间的口水仗,从上世纪80年代一直延续到2014年全国两会会场。

尽管这场“口水仗”从未得到官方回复,但是有关迁都地的构想,却吸引多方关注。南阳、西安、成都、武汉,甚至南方的广州、海口纷纷被裹挟其中。

河南商报记者 宋晓珊 李雅静

热议

政协委员建议:

迁都南阳襄阳盆地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李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一个观点,南阳襄阳盆地可建都城。

李崴从自然环境、经济、文化、军事、政治等五个方面介绍了迁都的必要性,并认为用30年左右的时间迁都到中部南阳襄阳盆地最为合适,能够建设一个几近完美的首都。

李崴认为,首都的设立首先应考虑环境是否适合人类生存,环境要素在于气候、空气、水、食物和住宿。“迁都的呼声由来已久,我比较赞成迁都南阳襄阳盆地的方案。”李崴介绍,该方案是在南阳襄阳盆地及汉水流域建立汉京都市圈。此地理位置正好处于全国东西南北的中点。

此前,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在网上发出酝酿已久的迁都建议书:“中国北方的生态环境已经濒临崩溃。我们呼吁:把政治首都迁出北京,迁到中原或南方。” 并上书党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建议分都、迁都和修改宪法。

迁都,到底可行吗?

关于委员迁都的建议,网友纷纷在河南商报官方微博跟帖热烈争论,叫好者有之,批评者也有之。

网友“红星闪闪的金胜”:(迁都)可行,得中原者得天下,自古就有这句话。

网友“星辰大海是我的海”:迁都可以解决不少问题,但是迁哪里仍值得商榷。

网友“叛逆呵呵”则反问:这是要制造另一个雾霾夸张的城市吗?

网友“快乐的微笑的笑看人生”:不可行,那要花多少国家资金,根本不可能。

网友“徐逢贤”:这个观点(迁都)有一定的片面性。一个国家的首都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第一,首都必须是政治中心;第二,它必须是经济中心、文化中心,还要考虑它的历史、吸引力、综合实力。南阳这个地方的区位各个方面都不具备条件,所以有的学者说要把南阳作为中国的首都,这个论点不科学。

由来

“迁都”一说

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

其实有关“迁都”的说法,早已有之。最早提出“迁都”的是学者汪平。他于1980年初,上书建议将首都迁出北京,从此,热议北京迁都的序幕拉开,呼声不绝于耳。

1986年,学者又提出北京面临迁都的威胁,一度引起极大的震动。

2006年,凶猛来袭的沙尘暴将“迁都”的提议推向高潮。当年3月,参加全国人大会议的479名代表,联名提出议案,要求将首都迁出北京。

之后,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文,认为中国应认真考虑迁都,梅说:“如果北京继续充当首都,不仅对整个国家发展构成了额外的负担,城市自身也走入了死胡同。”

20082月,民间学者秦法展和胡星斗合作撰写了长文《中国迁都动议》,提出“一国三都”构想,即选择佳地建立一个全新的国家行政首都,而上海作为国家经济首都,北京则只保留文化职能,作为文化科技首都。

这场“口水仗”

没有得到官方回复

尽管建议者众多,但“迁都”的说法,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官方回复。

但是各地有关“迁都”地的说法,从未停歇。民间关于“新都”的构想大部分选择中原地区或者长江流域。其中,最为民间青睐的是“中原地区”,《中国迁都报告》一书中说,应该把首都迁往河南南阳。

作为民间“迁都”的另一个热门省份,陕西民间从未停止过努力。陕西师大一位副校长曾撰文建议将首都迁到宝鸡。而陕西省社科院发展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胡义成则认为至少应将西安设成“陪都”。

民间迁都的构想一度达到高潮,全国各地也掀起了民间“选都”热。有人根据人口、城市规模、经济总量等指标,列出了成都、重庆、西安、武汉、汉中等五大候选城市名单,甚至连南方的广州和海口等城市的民众也加入了这场硝烟四起的口水仗。

点评

这个说法纯属八卦

河南省社科院城市发展研究所所长王建国:

个人认为北京迁都的说法很无聊。说不好听点儿,就是八卦,因为根本不可能啊。

要讨论这个话题,首先要问为什么迁都?有科学依据吗?有调查数据吗?两片嘴张开了随便说,那说什么都行。有人说迁都是因为北京缺水,那么修建南水北调那么大的工程是为了什么?

近些年,也有一些国家迁都,比如巴西迁都巴西利亚、德国迁都柏林等。巴西迁都的原因首先是安全,德国迁都是因为旧首都就是柏林。看起来每个国家迁都都是有原因的。而北京迁都的说法,目前仍无据可查。

其次,迁都是一项繁琐的工作,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绝不是简单说把行政机构搬离就算迁都了。

一个国家的首都需要是政治、经济、文化甚至交通、科技的中心。因此,即便行政机构搬到新地点,也未必能发挥出首都所应起到的效应。毕竟,首都的地位、形成,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完成的。

规划

新的首都经济圈呼之欲出

近段时间,习近平在调研中明确指出,北京应“调整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优化第三产业结构,优化产业特别是工业项目选择,突出高端化、服务化、集聚化、融合化、低碳化”。

据此,一些“非‘京字头’高校、医院将外迁”、“央企总部撤离北京”的言论开始流传。

两会期间,北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士祥对此进行了解释。他说,非“京字头”高校、医院都外迁的说法不准确,应该是适度疏解功能,鼓励到外地办分校、分院。关于“央企总部撤离北京”,李士祥提出尊重企业意愿,不会单纯靠行政手段去解决,这是企业自己的事,政府需要为企业把环境创造好,然后由企业根据自身的发展来决定设在什么地方。

李士祥说,未来,北京将要放弃发展“大而全”的经济体系,首先是把一些相对低端、低附加值、高消耗、重污染的产业疏解出去。

这也意味着,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至国家战略,新的首都经济圈规划呼之欲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本新闻网已获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互联网教育信息服务、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鄂ICP备11008201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维:中南网络传媒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